大咖专访

流量寒冬已至网络文学凭什么保持高增长

2019-11-10 20:0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阅文集团2018网络文学发展报告

今年年初,阅文集团发布了2018年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报告显示网络文学魅力不减,2018年用户规模已超4亿,到达4.06亿,比2017年的3.78亿同比增长了7.48%.。虽然增速相对放缓,但相比我国目前手机出货量的负增长和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极低速增长,网络文学在流量寒冬到来之际,以其本身的发展和运营优势,成为了1株流量常青树。

报告还指出Z世代粉丝成为网文用户的主力军,在网文用户中实现了20%的增长,在付费网文用户中实现了15%的增长;网络作品及网络文学作家也以29.9%的票数占比成为Z世代追捧的偶像之一。

网文的作家中90后作家和95后作家也在迅速突起,新增作家中,90后占比73%,95后占比48%。

网络大Ip改编的影视剧表现也纷纭引爆话题,长居话题榜首,成为影视剧爆款。报告显示2018年有15部Ip剧在四大卫视和各大视频网站播出,播放量超过了700亿。

流量寒冬已至,网络文学虽然没有达到移动短视频90%的超高渗透率,但仍然保持了较好增长和良好发展。

网络文学的运营逻辑及全媒体开发

实际上,网络文学自产生之初,就有其天然的优势,由于网络文学一开始就是依傍网络而生,在阅读方式也开始面临变革的今天,网络文学不需要推敲如何更好地实现将内容从纸上转移到移动设备上,由于它的基因已决定了它的情势,移动设备本就是承载它的载体。

而网络文学构成市场到现在,也不过短短10几年的时间,这个市场壮大的进程与我国传统的出版市场完全不同,有其本身的发展优势和运营逻辑。

1是我国传统的出版市场属于国有制,由国家加以管制,而网络文学属于非国有制,在发展上少了一些政策上的要求和管控,线下的出版必须经过多重的审核,网络文学虽然也要经过审核,但力度明显减少,对网络文学来说,“创作即出版”,即使有违规内容,也大多是事后惩罚,这也是网络文学遭到诟病的缘由之一,网文作者为吸引大众眼球,逢迎市场,常常“打擦边球”,网文中包括一些淫秽色情和其余媚俗内容;

二是市场在其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一个绝对的主导作用,不管大众对网文如何诟病,以受众和市场为主导是其成功的主要因素,网文一出现,立即满足了受众对于通俗文化的需求,而后随着互联网逐渐普及,网文作者逐步草根化,读者对网文和草根作者产生了高度共鸣,因此网络市场规模也逐渐扩大;

三是网络文学平台减少了传统出版业中的线下本钱,减少了读者的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更吸引读者进行付费浏览,同时吸引作者进行写作,平台再在中间收取一定差价作为受益投资到下一轮的运营中,一条高效健康的互联网产业链就构成了。

流量寒冬已至网络文学凭什么保持高增长

4是其盈利模式延展性相当强,一个Ip可改编成电视剧、电影、游戏、手游等产品,乃至相干服装、化妆品、纪念品都能成为其运营方向,由于互联网上网络文学的用户具有极高黏性,极大几率会接着为其衍生产品买单,覆盖面极高的全媒体开发策略也能使互联网用户在最大限度上接触到Ip改编成的各种产品,如此一来,资本使出浑身解数,榨干了网络文学身上的每分钱。

流量寒冬已至网络文学凭什么保持高增长

正是由于网络文学本身所具有的天生优势、满足大众市场的运营逻辑和发展成熟的全媒体开发策略,经过仅仅短短10几年的发展,网络文学的出版市场已构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完全的出版产业格局。在流量寒冬来临之际,网络文学依然能保持延续的增长和发展。

Z世代用户高速增长——用户向粉丝的转变

阅文集团发布的报告显示,网络文学用户中95后的占比逐步增加,Z世代行将成为网络文学用户的主力军,而Z世代的年轻人大多为家中的独生子女,伴随着中国高速的经济发展,“95后”年轻人的购买力越来越强,电脑、智能手机已深深嵌入到他们的生活中,他们接触网络小说的机会越来越多.

而且网络小说读者与作者的互动性能满足青少年强烈的个性化需求,由于从网络文学的写作过程来看,作者会由于与读者的互动而改变小说的情节走向和内容安排,读者也可以为自己喜欢的网络小说制作配音剧、设计封面、设计周边、挑选与情节相符合的配乐等,这都极大地满足了年轻人的高度的个性化需求。

流量寒冬已至网络文学凭什么保持高增长

除此之外,读者还能在网络小说下发表自己的评论或是吐槽,阅文报告也显示爱互动爱吐槽成为了网络小说粉丝的日常,10万+评论已成为了爆款作品的标配,评论、互动和吐槽都增强了读者和作者间的黏性,使得用户实现了向粉丝的转变。

而如今的粉丝文化存在极强的特殊性,乃至催生出了“粉丝经济”,网络小说的用户向粉丝转变,也使其商业价值得到了进一步的保障和突显。

纵然在流量寒冬中的暂时得胜,但是难以否认的是,缺少把关人的部分网络小说为了逢迎市场,刻意媚俗,审美趣味偏向猎奇、暴力和煽情,试图以越轨的方式对抗传统主流文学,文学的传统使命逐步被消减,渐渐沦为文娱的工具,这是网络文学面临的更为重要的现实问题。

本文为北京大学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